首页 男频 历史军事 千岁爷你有喜了

第457章 你愿意当我的太子妃吗?

千岁爷你有喜了 星月相随 5092 2022-09-23 19:13

  恋上你奥纳拉小说站 onala.com ,最快更新千岁爷你有喜了最新章节!

   便宜爹给的雪球和自己一样可爱,谁能拒绝他和胖雪球的可爱双杀?!

  徐秀逸看着胳膊贴着一只软乎乎的、可爱胖桃子精,胖桃子还抱着一只小胖猫,一起朝着自己撒娇。

  她只觉得心都要融化了。

  徐秀逸忍不住低头亲亲他的小脸:“好好,小姨都听你的。”

  小希那么小,能有什么坏心思呢?

  最多就是调皮了点,不想浪费粮食也是好心。

  ……

  另外一头,明兰若回到了水榭之中。

  “哟呵,还知道回来呢?”上官宏业看见她过来,冷笑一声。

  明兰若瞧着桌子上的东西都被收干净了,只剩下一壶茶。

  她示意守在一边的景明、春和都退下去。

  “怎么,秦王今日到底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明兰若坐在那里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  上官宏业目光锐利又复杂地看着她许久,忽然喑哑地开口:“明兰若,本王觉得自己有时候,从没有认识过你是个什么样子的人。”

  明兰若悠悠一笑:“殿下觉得我是什么样,就是什么样。”

  “真够敷衍的,大概在你心里,本王跟你一起在东北出生入死这点交情,及不上苍乔,甚至……比不过那个楚元白。”

  上官宏业知道自己说这些话,听起来一点都不像自己,而且极其可笑愚蠢。

  但他就是实在忍不住说了,不然心里憋得难受。

  明兰若抿了口茶,淡淡地道:“东北疆之行,你我是配合得不错,可你我之间的交情也不算太深。”

  上官宏业看着面前女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,他忽然间有些灰心。

  她宁愿选择苍乔那个太监,也不选他这个事实,已经足以狠狠打击他。

  但是……

  他看着明兰若许久,忽然道:“我,应该很快会当上太子。”

  明兰若捧着茶杯轻嗅:“嗯,然后?”

  他沉默了一会:“父皇也许会让我娶新的太子妃。”

  明兰若漫不经心地点点头:“应该的,我这身份原是配不上太子妃的,陛下……”

  “你愿意做我的太子妃吗?”上官宏业忽然似下定了决心,打断了她的话。

  明兰若一愣,看着上官宏业,见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。

 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上官宏业居然会对她说出这一句没有理智的话。

  “殿下……你也没喝多了,怎么就糊涂了,陛下怎么可能允许你让我当太子妃?”明兰若蹙眉。

  上官宏业是疯了吗?

  “我不管,你只要说你愿意还是不愿意!剩下的本王自己想办法。”上官宏业道。

  明兰若甚至没有多想,毫不犹豫地道:“不,我不愿意。”

  上官宏业终于忍不住,猛地拍案而起,俊酷的脸上难看到了极点:“为什么,是因为那个阉人?!”

  明兰若抬起眼看着他:“殿下是想我死吗?你知道陛下现在最看重你这个儿子,你张嘴要我当太子妃的一瞬间,他就会不择手段都要杀我,再不会像现在这样有转圜余地。”

  明帝最近越来越厌恶她,不过是因为苍乔的面子大,而且,她用了点计策让明帝冲着她的医术忍了她。

  上官宏业抿了唇,目光复杂地盯着她:“你是因为这些原因才跟着苍乔吗?”

  如果是这样,他也能庇护她……

  明兰若看着他,忽然笑了:“为什么不能是他是我的人,我就是喜欢他,才想要得到他呢?”

  上官宏业脸色瞬间难看到极点:“他就是一个低贱的、靠着出卖自己爬到高位的肮脏阉人,你不知道他是父皇的男宠吗?你跟父皇的男宠搅合到一起,才是死定了!”

  明兰若冷冷地道:“殿下,别说他不是你父皇的男宠,就算是,我也喜欢他!”

  她眯起眼看着上官宏业:“还有,殿下想怎么样,想向陛下告发我勾引督主,让陛下杀了我吗,毕竟太子已废,你是用不着我了!”

  她冷漠的话语,一句句地刺在上官宏业心里。

  这几乎算是撕破脸了。

  上官宏业气得俊脸色铁青,咬牙切齿地看着她:“在你眼里,我就是这种过河拆桥的人吗?”

  “你不是吗?”明兰若看着他轻扯了下唇角。

  至少,上辈子你还真是,把我拆了个七零八落。

  至于这辈子,我也没兴趣知道你是不是。

  上官宏业深吸一口气,捏紧了泛白的拳头,冷声道――

  “明兰若,你清醒一点想明白了再说话,一朝天子一朝臣,苍乔护不住你一辈子,我答应让你当太子妃,就会说到做做到!”

  说罢,他拂袖而去。

  看着炽热的太阳,明兰若轻轻晃了下手里的折扇,低声道:“这日头,都十一月要立冬了,竟还这么热,可真是太毒了,难怪上古有后羿射日。”

  从她重生回来之后,这个王朝的天象就和前世不一样,特别奇怪――漫长的寒冬,炎热酷暑的夏日,导致整个收成都差了许多。

  东北疆大雪灾民惨状还历历在目,如今洪水又至,苍乔都不能出宫,日日在宫里批红、处理各地奏报。

  偏偏皇帝陛下除了一心搞钱补贴自己的私库,到处盯着有没有人造反以外,什么都不管。

  这王朝的天子真是像现在天上的太阳这样毒,真叫人心烦。

  “陈宁,你父亲,后日就到了吧,立冬的祭典可准备好了?”她忽然幽幽开口。

  “是,大小姐。”陈宁点头。

  明兰若拿了一包鱼食撒进池塘里:“下一个大朝会之后,会有很多危险的事情发生,我的安危,就要拜托诸位了。”

  “是!”陈宁恭敬地抱拳,单膝点地。

  ……

  夜色深深,乾坤殿偏殿的灯火晃动着。

  “主子爷,雪梨炖燕窝来了。”和公公端着一碗燕窝到了苍乔的案头放下。

  苍乔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  “已经子时三刻了。”和公公道。

  他端了燕窝过来,刚吃了一口,便蹙眉:“怎么没有一点甜味?”

  说着,他老大不高兴地将手里的碗“咣当”一声扔在桌上:“最近你们做事真是越来越不用心了,饭菜也是味道寡淡得很!”

  如果碗不是银雕的,只怕就摔成两半了。

  和公公倒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,只道――

  “这是小娘娘交代的,说时辰太晚了,不能让您吃甜食,平时也要少吃甜食,饭菜口味都要清淡,否则您上了年纪,容易得消渴症,得养生。”

  主子爷有个和他性情特别不符合的嗜好――喜欢甜品。

  苍乔俊美的面孔黑了黑:“本座上年纪,本座哪里就上了年纪,本座才三……怎么就上了年纪!去给本座拿点心来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