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武侠仙侠 修仙!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

第六百一十七章 黄泉界碑

  

  满山遍野,数之不尽的恶犬,蜂拥而至。

在江黎的刻意控制下,它们根本不会受到九州苍生路的影响。

冲上来对着二十万年的众生邪念,就是一顿狂啃乱吠。

那些,在九州大陆堪称无解的可怕邪念,却是在这时失去了尊严。

那些本可以侵蚀一切生命,邪化所有灵魂的黑色烟雾,对此处的青铜恶犬居然没有丝毫办法。

因为这些恶犬,根本就不是生命,也没有灵魂。

它们是秉承冥界规则意志而生,专门用来折磨所过恶鬼的东西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和江黎左眼的血色眼珠,属于相同性质的东西。

邪念无法攻击到恶犬,不仅如此,反而在那一声声的狂吠中,江黎注意到。

那对他穷追不舍的黑色烟雾,居然有了明显的畏惧和逃窜的动作。

这可是之前面对鬼灯冷焰时,都不曾出现的状况。

“好一群青铜恶犬!”

江黎看着这幅场景,也是不由的老怀大慰。

再怎么说,也是和九州大陆同等层次的冥土。

一片阴冷荒芜的模样,总让人感觉到贫瘠和冰冷。

在冥土的土地上,别说生气了,就是死气还是捡自九州大陆的残羹冷炙。

堂堂天地人三界之一,又怎会如此拉胯。

冥土之地,还是有他的独到之处。

此处的天地规则不同,一些在阳世无法处理的事情,在这里就未必不行。

江黎心念电转之间,推着梦境元神大光球的方向当即猛的一变。

他不再赶时间似的直线前进,而是横向跑到这块领土的尽头,然后在边缘处掉转方向,再次横向跑到另一边的尽头。

如此反复不断,呈现密集之字型,开始在这块冥土碎片之上,来回折跑。

以恶犬岭的长度来看,江黎此举,一下就把通过这块领土碎片的路程,拉长成了原来的数万倍!

而那二十万年来,积累下来的众生邪念,自是也跟着他的九州苍生路,开始了来回折向。

他如此做法,便是为了通过这块冥土,最大程度的削弱邪念。

毕竟众生邪念的基数太大。

江黎只怕一条路线上的青铜恶犬们数量根本不够,无法对邪念造成足够的伤害。

而那漫山遍野的青铜恶犬可不只这里有。

是一整块冥土碎片上,遍地都是。

一块冥土碎片的面积,虽不如阳世的天下九州那么大。

可再怎么样,也要比江黎很熟悉的苍云州东域要大。

如果一一统计其上的青铜恶犬真实数量,只怕得要好长好长一串数字才能够表达出来。

他江某人乐善好施,说什么也得得让这些饿了二十万年的冥土恶犬,好好吃上一顿饱饭才行。

而以江黎如今的实力,哪怕是推着这么大一颗球,速度也不会慢到哪里去。

面积超过苍云州东域的巨大土地,在他看来大致就像是一片小学生玩耍的操场。

来回反折一趟,根本花费不了太长时间。

漫长的距离庞大的土地,就被他以双脚反复丈量。

光华异彩的九州苍生路,让这块阴暗的土地,都变得光明闪亮了起来。

若不是直冲虚空的恶犬狂吠,任谁也认不出这是冥土。

不过即便江黎的速度再快,他能够短时间内跨越这一块冥土,但当这个距离扩张到数万倍后,就算是他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,这才终于离开了恶狗岭的土地。

而跟在他身后的众生邪念气团,也已经不如原来那般雄赳赳,气昂昂了。

速度也不如之前那般快了,现在已经和当代人皇拉开了老大一段距离。

让江黎还时不时需要放慢速度,等它们一会儿。

但他,同时也没有放松警惕。

因为这二十万年的众生邪念,数量实在是太多了!

即使是他如此的拉长距离,可那邪念居然就是硬生生的,铺满了整块冥土。

邪念气团顺着光轨,都从这头冒出来了,而在另外一头,居然都还有大段的邪气,还根本没有涌进这块土地。

若非江黎以大手段将之引入冥土,九州大陆此刻,当真是已无半点生路。

或许有那么零星半点的生命,还能在大陆的角落繁衍下来,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?

江黎甚至怀疑,这一场浩劫,是天地意志觉得,当今的人族太多了。

所以才想要弄出一场大灾难进行洗牌。

正值灵气复苏的关键时期,人族太过昌盛,确实有可能会影响九州世界发展的多样性。

但身为当代人皇,他可不能坐视不理!

恶狗岭的下一站,当是金鸡山。

于冥土虚空之中奔跑的江黎,在葬阴棺的带领下,很快就找到了下一块冥土所在。

金鸡山,此块冥土的地形也是多山多岭。

鬼物魂魄到了处,原本轻飘飘的身体,便如坠上了秤砣,负有千金之重。

是无论如何也飞不起来,只能以双腿双手,一点点攀爬前进。

一片片的山峰,更是奇险陡峭。

攀爬这些山峰,就有如从鸡背爬到鸡冠,这就已经是艰难重重了。

而当你手脚扣住岩缝,一点点挪动时,还会突然出现一群一群的公鸡迎面扑来。

一旦挣扎放手,就是前功尽弃,滚落回山脚,不但骨断筋折,还要重新来过。

而如果不挥手驱赶,这些金鸡可也不是吃素的。

它们会扇动着翅膀扑过来,用利爪和尖嘴啄食鬼物的颜面要害。

他们会啄去你的眼珠,口唇,鼻子,双耳,甚至于。。是某些重要的器官。

是以上古习俗中,会有往在死人棺材里,撒上一把五谷杂粮的习俗,就是为了在过这金鸡岭时,贿赂这些金鸡。

一如之前那般,江黎也在这块冥土上,绕起了长长的圈子。

这些金鸡也没有让江黎失望,不断扑腾进邪念气团中,叼走一缕缕邪念。

邪念虽然没有要害可言,但在鸡飞狗跳之中,浓度也在肉眼可见的下降。

而后,是由残疾恶鬼所组成的野鬼村。

其中野鬼,会向所有路过的魂魄,索要肢体器官以填补自身。

是个路子非常野的地方。

江黎本来觉得,这些野鬼,应该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普通鬼物。无法抵挡邪念的侵蚀。

他一开始打算,只是稍一经过过这块冥土,就直接跳过去前往下一块地方。

但等他到达之后才发现,这里的恶鬼之凶,竟然连众生邪念都不放过。

真是什么东西捡过来,都敢往自己身上安。

而且此地的规则似乎就是如此,他们朝你伸手,如果伱做过亏心事坑害他人之举。

根本不需要动刀子,心肝脾肺肾,手足眼口鼻,就能自动被人掏掉一件。

若是没点手段门道,就是位仙人经过这里,只怕也得留下两颗腰子,哭哭啼啼的离开。

然后是迷魂泉。

这片冥土的特色就是遍地温。

看上去时乃冥界天堂一般的地方,承受了前面的折磨,随便一只鬼魂都会想要在这里泡泡温泉,好好的休息休息。

但问题是,泉里有迷魂水,所有的鬼物只要碰到一点泉水,就会受到迷魂水的效果,变得恍恍惚惚意识不清。

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,让他们说什么他们就会说什么。

这种泉水对邪念同样有效。

只要喷上一些,就能让邪念气团的攻击性大大下降。

江黎赶忙在这里打开鬼门关,让酆都城的人来此取水,算是解了九州大陆大劫的燃眉之急。

在江黎回来之前他们借此还能够撑得更久一些。

江黎也方才能一鼓作气,向着冥土更的深处探索。

他有一种预感,自己即将在这里找到些什么!

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正在等着当代人皇的到来。

后方,还有刀山火海,血水池、供养阁、莲花台、还魂崖。。。

随着跨越过一块又一块冥土,邪念气团的数量越来越少,速度越来越慢。

有的地方,纯由当即规则显化,类似于恶狗岭,金鸡山,以及刀山火海那种,功能都保持的还算完整。

而有的,需要阴官鬼吏主持的建筑,则因为时间的流失,已经变得破败不堪。

而这样的地方特没办法继续对邪念造成虚弱。

不过江黎也不是迂腐之辈。

连当时破败到那种程度,被一群鬼物胡乱占据的酆都鬼城,都能被他经营到现在这种程度。

这些破败的建筑,自然也是可以修复的。

他本身,就是一位受到冥土承认的功德阴吏。

又掌握着茅山传承下来的都功录。

还有着一位,回到冥土就跟回家一样的北玄殿主。

这样的阵容就可以做出很多操作了。

在利用甲面妖王庭宝库里的某件宝物,修复好都功录后。

江黎的冥土功德,用处变得更大了一些。

使用都功录,他能够通过消耗功德的方式,直接点化出八九品的基层阴官。

反正前面几块冥土已经让众生邪念的速度慢了许多。

他只需要提前拉起来一批阴吏鬼差,再研究一下这些建筑,就能在一定程度上,重新把这些建筑运转起来。

继而再慢慢调教从后面过来的那些邪念。

如此一块块冥土下来,后方众生邪念距离他越来越远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已经远远赶不上江黎的速度了。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虚空当中狂奔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他身前的灵魂光球,也是越来越小。

此时,从无底洞中涌出的邪念已经全部被他带进了冥土。

从理论上来讲,九州大陆已经避开了最大的浩劫。

但他的脚步却并没有停止。

就跟旅游似的,江黎推着那颗已经越来越小的光球,光顾了这些,往日听过名字,又或者没听过名字的冥土要地。

对修练九幽道经,融合过九幽木根须的他来说,在冥土上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修行。

就这么一路跑过来,他脑袋中的不断有顿悟的灵光乍现修为境界在不断增长。

之前因为修行过于快速,而落下的对天地规则的感悟,也随着冥土一游而得到弥补。

对他来说,冥土实乃处处是宝。光是看看风景都能让他实力大进。

最后,当他在算半生的指点下,找到更后方一块冥土碎片时,终于九州大陆的积累,终于是彻底耗尽。

他手中的九州苍生路将将连接在了这块领土的边缘,与前方的一条小道正好相连。

“在这之后,算半生就已经算不到其他地方了吗。”

“这块冥土,给我的感觉有些特殊。”

江黎稍稍有些犹豫,但内心有个声音似乎在催促着他。

而当他最终一步踏上这块领土时,眼前的画面确实陡然一变。

阴森森的冥土之地,突然变成了一片沙漠。

满天的黄沙飞舞,脚下只有一条依稀可见的蜿蜒小路,向着无尽的远方蔓延。

又转头看向后方,原本断崖之后一片虚无的虚空,已然消失不见,在他后面依依然是满天黄沙,接天连地。

有趣!

时至今日,江黎的实力以至当世绝顶。

居然,还有力量能让他在无声无息之间中招。

九幽冥土果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
江黎艺高人胆大,此时也不畏惧。

顺着黄沙小路朝前走了几步。

只是才走出区区十几步后,他就察觉到了什么。

抬手摸摸嘴唇,发现那里的皮肤有些干燥。

居然就像凡人那般开裂了!

堂堂当代人皇,已经成就了仙体的当今修仙界第一人。

只在这里有了几步路,居然渴了!

连地阶法宝全力攻击,都未必能蹭的破的皮肤,居然在这里裂开了。

看看向那无尽黄沙的深处,江黎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双眼之却尽是兴奋的神色。

这地方不同寻常啊,也正因如此,说明他找对了地方!

江黎不去理会,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疲惫,干渴,劳累。

顺着那条痕迹并不十分明显的小道一路向前。

终于在翻过不知第几个沙丘后,他看到了一块风华严重的界碑。

上头有几个字,倒是能够勉强辨认出来。

此处,果然就是真正的黄泉路!

深吸口气,江黎在干涩且充满黄沙颗粒的空气中搜寻着什么。

很快,他感应到了!

那是,天地灵根,九幽木的气息!

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